20万炒股一天赚300有么_20万可以做什么生意_20万能做什么小本生意

当前位置: 首页> 学生美文

此去经年,半生执念

一盏孤灯,一抹残月,醒来时,手里只有一尊空空的琉璃杯。

遥望渺渺云雾,点点碧绿在雨后更若隐若现,那只躲在叶片后的秋蝉,又不合时宜▓的发出了凄厉的叫声,一个人,独自站在这苍穹之下,手捻落花,任由闲愁和孤独,暮霭一样的覆盖了大地。冷风吹过,密密的雨袭来,又是一处忧思,再抬头,已是两行泪痕悄然落下,几番断肠,更不知向谁人诉说。

折一枝柳,轻轻纳入怀中,谁能明白柳永此刻的寂寥?看着那逐渐远离自己的长亭和佳人,思绪风起云涌,却只能悄然压下,归于平静。面对浩浩江水,只能吟一句“念去ω去,千里烟波,暮霭沉沉楚天阔,”这是怎样一种痛不可抑的深情呢?佳人依旧在,自己却要身不由己的离去,这γ又是怎样一种迫不∩得已的无奈呢?

执手相看泪眼,竟无语凝噎。

犹记那年暮春,年少初遇。柳永一身长衫,行于飘零的落花小径,面对春逝盛景不再的萧索,一首诗词信手拈来。&ldq۩uo;公子是在采花赋诗?”⊿少女浅笑盈盈,着一袭月白长裙轻移莲步,款款而来,眉眼间,如弯弯月牙一般散发着清辉,υ摄人心魄。柳永捻着落花,竟一时征了起来。少女又一笑,梨涡浅浅,略一思索,一首词阙脱口而出,语罢,吐气如兰:&lじdquo;民女小β家之作,怕是不登大雅之堂呢?”

芳草零落间,他们相视一笑,像是相识已久的故人。

那一年,柳永正值意气风发的年纪,面对爱情更是毫不退缩。一来二去,两人┕渐渐默契不已。他执笔,她就为他研墨,他丹青所落之处,全是她的一颦一笑,他为她作词,她๑就小心翼§翼⊙的收藏起来。他轻抚瑶琴,她便惊鸿一【舞,他采来茶叶,她便用雪水煎茶,为他♡奉上一盏清茗。她是他的知己,他所做的一切亦是为了她可以舒心自在а的生活,不被世俗喧嚣所困扰。她似是轻轻回应着他的情意,暮暮复朝朝,毫无怨言的☎伴君在侧。他本以为他会和她相守一生,将青丝熬成白发,╱╲琴瑟和鸣,φ举案齐眉,然而天不遂人愿,这一切终究被一封快马加鞭的书信所打破。

他不知将信从头到尾看了╠╡多少遍,才导致一■夜之间鬓发微霜。思虑万千,心中却无限惆怅°゜。他&悄然摒退了左右,终于下定了决心,就在他欲把信件投向那烧的通红的火盆的一刹那。却被她突然闯进而打断。他抬起头来,眸中满是不解和痛苦的神色,他要留在这里陪着她,她又为何要阻止?她一步步走开,竟是让他恍惚想起了那年与她初遇的情景。耳旁仿佛有一串浅笑如绽放的花朵盛开,自那日起,晃晃悠悠的摇亮了他心中黯淡的灯光,暗香拂过了他寂寞无声的梦境,她也住进℉了他的心里,让他牵肠挂肚,魂牵梦萦。

她接过了他手中的信件,细细读完,竟没有一丝的犹豫,语气是〖那么的坚定。她让他离开,去完▌成他的抱负,这是他的责任,推不开,卸不掉↘。

那一夜,他彻夜未ↁ眠,枕着清冷的月光,他终于披了披风,悄悄走向她的厢房,却听到з了她细微的哭声。他的心像是被硬生生的撕扯成了两半,他多想把她揽入怀中,轻语抚慰她。可他已经不能,因为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这一去何时才是归期Я,他怎能因为一己之私就误她终生?风淡露浓,夜深人静,西ㄨ厢那片皎洁的素月,让一个孤单的身影,在◆光华中摇落了一Υ窗的心事。他只能把叹息化作她身边的烛火,企图给她一丝温暖和慰藉,而他也只能把泪Ⅳ水落在衣襟上,强颜欢笑。

城郊的长亭外,几支瘦了一冬的柳条冒出了嫩黄的叶芽,好动的春风跑过来摇了摇,晃落一树的晶莹。薄薄的雾霭横亘在春水边际,像一些朦朦胧胧的语言,飘浮在尘世之外。他暮然回首,她依旧是一袭月白长裙,故人依旧在,可当年景色早已不再,只有水天间几只归家的鸟,往炊烟升起的地方飞去。他欲言又止,只好看着她的额间的几丝秀发被春雨打湿,终于兰舟催发△,罢了,他心下一片苦涩,正欲上船,却被她轻声叫住,他欣喜的回头。与她对视⿶,那眼神似有千万年之久,如冰雪消融流入心扉。

她跑过去,不顾发鬓凌乱,也不顾这骤¨雨,她亲手把信笺交给了他,那信上还有她画的两朵梅花,Ψ红白相间,浓烈得恰到好处。她要用这最后的告别告诉他。无论他归期多晚,她亦烹茶在室,ω静候他归来,从此与他执子之手。

≮≯

多情自古伤离别,他轻轻拆开信笺,看着她的影子渐渐模糊在他的视线中,最终消失不见。骤雨初歇,∏他却想回到骤雨之前,那样,他还可以凝望她最后一眼。

此去经‥年,便纵有良辰美景,又该与何人诉说呢?他仰α天长叹,终于将琉璃杯中的淡酒一饮而尽,这千般柔情,恐怕是要化作他这半生执念,这世间除了她一人,再无药可解了吧。

上一篇: 看戏
下一篇: 黄山落日